王宏甲:为什么写“滕头村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13 10:55

《中国有个滕头村》今年4月出版后,在北京召开了研讨会。此后要闻频道、、央广网、《中国艺术报》《》《工人日报》等媒体发表了评介文章。建党98周年前夕,《学习时报》发表《有意义处落笔作品才更有意义》,介绍《中国有个滕头村》。这期间,5月15日,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到滕头村考察工作,指出要推动滕头做农业农村发展的常青树、当好美丽乡村建设的样板。

浙江省委书记车俊手里拿着《中国有个滕头村》,指示说:“要推动滕头做农业农村发展的常青树、当好美丽乡村建设的样板。”

6月29日下午,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江金权一行到滕头村考察工作,省委副书记、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、奉化区委书记高浩孟等陪同考察。滕头村现任党委书记傅平均介绍了《中国有个滕头村》这本书的情况后,江金权欣然在书上题字:“祝傅平均同志率滕头村再创辉煌!”

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江金权一行考察滕头村。

江金权在《中国有个滕头村》一书的扉页上欣然题字:“祝傅平均同志率滕头村再创辉煌!”

“为什么想到写滕头村”?这是多位读者问起的一句话。

问这话的读者读过《塘约道路》。从我们的角度考虑,有这样一个原因:贵州省塘约村遭遇大洪水后,在市委书记周建琨的支持下,抱团发展,重走集体化道路,用两年时间摆脱贫困。如果说塘约村的变化距今还只有三年多时间,那么可以看看,浙江省滕头村自新中国建立,从互助组、合作社开始,一直坚持走集体发展共同致富的道路,发展到今天是什么样子。

借用在北京召开的《中国有个滕头村》研讨会上某位农村政策研究专家归纳的一句话来说,可以证明四点:“党的领导是关键,组织起来有力量,集体经济能成功,共同富裕能实现。”

2017年春天,我去山东省烟台市调研,看到烟台市委组织部号召农村党支部书记借鉴塘约经验,那里的村支部书记人手一册《塘约道路》。他们在市委组织部的引导下进行广泛的讨论,后来结合烟台实际,开展“党支部领办合作社”。今天6月,我再去烟台时,正碰上烟台市首家“党支部领办合作社”的栖霞市蛇窝泊镇东院头村合作社分红大会。请看看这个场面——

这个村的农民群众坐在阳光下分红,人民币堆砌在台上。我想我可以忽略数量,您就看看这张图应该有感受。

这只是烟台市“党支部领办合作社”其中的一个合作社,这样的村集体合作社已达到九百多个。他们都说,这是学习塘约经验后结合烟台市实际情况,走上集体发展共同致富道路的结果。

这里我想说的是,我这次去,烟台市的许多村支部书记手里有《中国有个滕头村》这本书,他们又开始学滕头经验,并且充满信心地说:“只要我们坚持走集体发展的道路,滕头的今天,就是我们的明天。”

2017年我去烟台的时候,许多村支部书记让我给他们手里的《塘约道路》签名。这一次,许多村支部书记让我给他们手里的《中国有个滕头村》一书签名。请看看这张图——

这是在烟台栖霞市一个名叫衣家村的村部,村支部书记叫衣元良,他是个复转军人,村部很大的办公桌上铺着迷彩布,像个军队作战的大会议桌。这么大的会议桌能围坐二三十人,是村干部和骨干社员共商发展大计的会议桌。一走进去,就看到这是个发展集体经济的战斗团体。衣元良要求我在他的《中国有个滕头村》书上写下滕头村第一任党支部书记傅嘉良的名言:“一犁耕到头……”

中间这位就是村支书衣元良

烟台市“党支部领办合作社”的形势和效果都非常喜人,有许多切实可行的经验,这里我不多说了。

国内还有部分市县把《中国有个滕头村》列为干部学习读物。这期间,宁波出版社与多家国外出版机构签署《中国有个滕头村》的版权输出协议,目的就是充满信心地要向世界介绍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滕头村。

《中国有个滕头村》出版后,有读过的朋友说,这本书的出版被《中国天眼:南仁东传》的光芒盖住了,很多人还没有注意到。我们想,滕头村有很多经验是值得当下全国很多农村干部关注的。它在新中国70年走过社会主义制度初创和建设时期、改革开放时期,接着走进新时代,它不是只有农业,而是一二三产综合发展,他们的“统分结合”做得非常出色。特别是很早就注重绿色发展,任何可能损害生态环境的产业,他们一律不搞。习近平同志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时期提出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,滕头村是习近平绿色发展理念实现得十分充分的典型,并且确确实实收获到巨大好处。可以说,滕头村走过的实践,是当今全国许多农村实现乡村振兴可以学习借鉴的一座宝库。

我们特别注重描述的滕头村“集体主义”,与“集体经济”是有区别的。它特别宝贵的不止是“经济”,“集体主义”包含着精神、理想和信仰。“集体主义”是滕头村巍然耸立共同致富的中国精神。有好思想、好经验,各地认真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去学习、去发展,是一定会有大好处的。

“滕头村很富很有钱。”这是没有疑问的。这里我们还想说明一下,写“滕头村”这本书,不是滕头村邀请我们写的。滕头村给我们的感觉是它自己好像“很低调”。为什么呢?怕“炫富”?关于浙江农村,我不只写过这一本书,从前给我的印象是他们埋头于发展经济,好像不积极于“宣传”。我曾不禁想起,春秋时期的越国在与吴国争霸的年月,越王勾践就与越国百姓沉默地“十年生聚、十年教训”,在强盛的吴国鼻子底下悄悄地发展起来,终于有一天尽率精锐而出,一举灭吴。我几乎惊叹于一种地域文化对后世的影响会如此悠久?《中国有个滕头村》这本书也不是我们的自选题,是宁波出版社的总编辑袁志坚执着地邀请我们写的,支持宁波出版社组织出版这本书的是奉化市委及市委宣传部。他们说,不把滕头的经验推广出去太可惜了。宁波出版社的总编辑是湖北人,我是福建人,另一位作者也是湖北人。我们戏称“三个外省人写了这本书”。总之,这本书已经出版了,我们也期望能够较好地物尽其用,因此也期望我的朋友们,以及读过这本书的干部们协助介绍,或在这个“微信时代”将这篇文字转发出去,让更多的农村人民获益。

时值庆祝建党98周年,我们把《中国有个滕头村》的《导言》发表在下面,供读者参考。让我们结合“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”的教育活动,体会在党组织的领导下,把人民群众组织起来,投身乡村振兴,脚下的路一定会越走越宽广。

顺便报告一下,塘约村2018年村集体经济达到362万元,人均收入达到14120元。一个走出贫困才两三年的村,有这成就,是不是也不简单。

王宏甲

2019年7月1日

《中国有个滕头村》

卷首诗

寸土万担泥,

双肩挑日月。

弯下腰身,

你理解了奋斗。

经历过贫穷,

更懂得富有。

学会奉献,

那是你在自救。

向着光明走,

一犁耕到头。

共同致富,

世界会为你让路。

《中国有个滕头村》

导言

新中国成立,是几千年分散耕作的土地伟大的转机。这个村庄从出现互助组、合作社到建立起土地集体所有制,就认准了发展集体经济,恪勤坚守,始终不渝。

劳动和分配,一直存在于各种社会形态。现在,这个村庄因集体经济的存在,不是一般地说“按劳分配”或“按需分配”,而是婴儿一出生就可领取每月1500元的福利。成年后有了劳动工资,每月1500元的福利仍然有。就是说,这项福利,男女老幼人人都有。每个辛劳了一生的村民,也不是一般地说“老有所养”,而是不分男女,每人都有退休工资,最低每月3500元。这是他们自己劳动一生,积累在集体经济中的劳动成果。每家有别墅小楼或复式套房。从前这是个远近闻名的光棍村,如今城里的女大学毕业生想嫁到这个村也不容易,一旦落户本村,新婚夫妻就可以拿着结婚证去领一套精装的修复式套房。村里有老人保健院,青年、儿童有需要也可以去就诊。

滕头老人养身颐乐园

这个村没有暴发户,没有贫困户,家家都是富裕户。

怎么做到的呢?

这个村在人均不到一亩的可耕地里发展立体农业、生态农业,值得全国很多农村借鉴。他们“接二连三”发展出的乡村工业和旅游业都令人惊叹。其工业坚守绿色发展,绝不为了发展经济而牺牲环境。他们建有全国第一个村级环境保护委员会,投资一千多万元建起了全国第一个村级PM2.5监测站。在雾霾成为国人忧虑的日子里,他们的村庄号称“出卖空气的村庄”——旅游业竟然把本村发展成国家五A级景区。可思议吗?他们获得联合国有关组织颁发的“全球生态五百佳”和“世界十佳和谐乡村”奖牌。“既要金山银山,更要绿水青山”,是这个村庄真正的实践。

上海世博会主题是“城市,让生活更美好”,各国在上海世博会建的城市馆堪称全球“城市聚会”。这个村庄被获准在世博会建一个乡村馆,这是全球唯一。可思议吗?这是个什么村?

你知道大寨村、华西村、南街村、塘约村……听说过滕头村吗?这个村在浙江宁波地区如雷贯耳,在其他很多地方却知之者不多。宁波是中国江南最富庶地区之一。你有理由认为属于宁波的滕头村,富不足奇。但是,它曾经是宁波地区最穷的村。土改时全村没有一户地主。一个穷村要变成这个富庶地区的富村,很难。如今在富庶的宁波地区,与很多农村相比,滕头村就像羊群里的一匹骆驼,这是不是难上加难。

它是怎么做到的,究竟凭什么?

先前,滕头全村不到八百亩零散耕地分为一千二百多块,地势低洼,一场大雨,四邻八村的雨水涌向这里,庄稼就被淹了。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党号召搞农田基本建设,滕头村用十五年改土造田,硬是把全村土地改成了二百块平平整整一模一样大的田地,简直就像是用笔和尺在纸上按统一规格画出来的,天下绝无仅有。而且,在这个无河村挖出了环绕村庄的河。极宝贵的不只是造出了梦一般的家乡,更因十五年艰苦奋斗,村庄每个人都亲身体验到了集体改天换地的力量。何谓改天?从此不再靠天吃饭就是改了天。正是这种渗透灵魂,流淌在血液中的集体主义观念和精神,成为滕头村此后一直坚持不变的真正的财富。

是什么凝聚起滕头村农民的集体力量?

第一任党支书傅嘉良

“一犁耕到头,自己救自己。”这是滕头村第一任党支部书记傅嘉良的名言。前半句讲的是跟着共产党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不动摇,后半句讲依靠全体村民力量建设自己的家园。这就是滕头村的两大法宝:党的领导和村民自治。

党的宗旨就是一切为了人民,一切依靠人民。滕头村的村民自治,也充分体现了村党组织坚持把党的宗旨、党的领导贯彻到村庄的一切领域。

习近平总书记曾说:“要牢牢把握改革开放的前进方向。”他还强调,“该改的、能改的我们坚决改,不该改的、不能改的坚决不改。”滕头村就是这么做的。有疑难的问题,涉及村民根本利益的决策,听取村中老人、妇女、青年各种群体的意见。一切以是否符合村民利益为标准。该村的退休制度、医疗保障、免费教育、住房分配、其他各种福利等等,以及发展什么经济,不发展什么经济,怎么发展,怎么分配,都不是上级哪个部门规定的,都是村民自治的结果。所以,党的领导和村民自治同等重要,缺一不可。

习近平总书记在任浙江省委书记期间曾经四次到滕头村,对滕头村很了解。2016年7月1日,总书记为滕头村第二任党委书记傅企平颁发“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”证书时说:“常青树不容易,一定要继续走在前列。”这是赞誉也是勉励。

滕头村首任党支部书记几乎是一个乡村带头人的完美典型。了解他的人都会觉得,在他之后要有一个和他相当的村党组织书记是不可能的。这种说法不是没有道理的。美好也会沦丧,人的能力和经济利益如果为自私所统治,就会构成对自己的吞噬。如果后任改变前任为全体村民谋利益的发展方向,这个村庄就一定会遭受重大损失。村庄也会迅速两极分化,曾经对艰辛发展中探索道路的人们火炬般的照耀,也会悲伤地熄灭。

令人欣慰的是,继任者也极其优秀!如今第三任也展现出令人惊佩的道路坚守和经济开拓。村庄三任书记,一任接一任,坚定不移地发展集体经济、坚持共同富裕的方向,在此基础上才有更广阔的开拓发展,这是滕头村非常重要的经验,也是这个村庄的奇迹。

比经济建设更重要的是人的建设。滕头村从娃娃抓起,村里幼儿园、小学均实行免费教育。中学以上,建有从中学生到博士生的奖学制度。至今滕头子女拥有大学毕业及以上学历的达全村户籍人口的13%。更重要的是长期坚持新中国以来对农民进行的文化、科学教育;改革开放以来,非常重视对各经济部门的人员进行培训。村中还建有新时代农民讲习所,延续着培训干部和农民的传统。由于坚持走共同致富的道路,滕头村在人的建设中,实际上培养出大批坚持发展集体经济,重视发展绿色产业的干部。

滕头自身发展后,没有走兼并其他村庄的路子。滕头户籍人口至今只有八百多人,老一辈改土造田的农民先后退休后,相当精干的年轻一代把优化的绿色发展方式、先进的技术和经营管理方法,推广到多省的乡村。这样的方式,切实地以先进带动其他村庄共同发展。在这实践中,资源共享,是信息时代的制胜法则;共同致富,仍然是合作的法宝。这种方式使滕头村得以突破了土地和人力资源对自身的限制,而使发展前景变得无限广阔。这是滕头村非常重要而独特的经验。这也是户籍人口只有八百多人的滕头村,2018年的社会生产总值已达到97.43亿元的原因。

滕头村的成就,是新中国七十年三代农民,从农业时代走进乡村工业时代,挺进信息时代,始终坚定不移地走共同致富的社会主义道路迸放出巨大力量,创造的奇迹。愿滕头村如习近平主席所勉励的,永远茂盛发展,无愧于常青树。

2018年12月

延伸阅读

作者:王宏甲、萧雨林

出版社:宁波出版社

出版时间:2019年3月

新中国成立七十年,滕头村三代农民从农业时代走进工业时代,挺进信息时代,始终坚持发展壮大集体经济,走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道路。

这个村没有暴发户,没有贫困户,家家都是富裕户。

这个村拥有“全球生态500佳”和“世界十佳和谐乡村”两顶桂冠。

这个村在上海世博会上设立全球唯一的乡村案例馆。

这个村是国家5A级旅游景区。

……